推广 热搜: 智能流水线  混凝土搅拌站  皮带流水线  带式输送机  皮带线  气动吊梁  流水线设计流水线升级  皮带输送机  皮带输送线  皮带生产线 

一只被扯落在地,摔成两半,散发出若有似无的青色微光

   日期:2020-07-13     浏览:7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好?幽盈月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好。她瞪着桑远远,豆大的汗珠从发际线渗出来,顺着涂了香粉的白腻脸蛋往脖颈里面钻下去。木毒解药
  好?

    幽盈月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好。

    她瞪着桑远远,豆大的汗珠从发际线渗出来,顺着涂了香粉的白腻脸蛋往脖颈里面钻下去。

    “木毒解药。”桑远远用气声道。

    她知道自己还没有脱险,因为幽盈月随时有翻脸的可能——毕竟,她和幽州王的身上流着一模一样的血,既然哥哥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、狂徒,那么妹妹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   用幽州王来震慑幽盈月,完全是以毒攻毒。

    幽盈月愣了半晌,偏头示意那老妪取药。

    她道:“你若敢向韩郎告状,会死得比谁都惨,明白吗?那句话是你自己说的,你赖不着我!”

    “知道,”桑远远继续刺激她,道,“我还要做你王嫂呢。”

    幽盈月又一次窒息了。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也中了木毒,捂着额头退开几步之后,示意那老妪把解药灌给桑远远喝。

    服下解药,桑远远发现自己很快就活了回来。

    被困在一具无意识躯体中的滋味,就像是永无止境的梦魇,黑暗、冰冷而绝望。

    此刻木毒一解,她终于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一切不是梦也不是幻觉,她真的活过来了。

    “你别想耍什么花样!”幽盈月色厉内荏地警告,“你们桑州,王兄想灭,随时就灭掉!”

    桑远远瞥了她一眼,发现她炸毛的样子很像一只大橘猫。

    说得好像她真敢让幽州王灭了谁似的。

    桑远远应了一声,慢慢吞吞坐起来。

    幽盈月警惕地瞪着她。

    云絮般的被褥滑落,罗纱中衣之下,女子的身形略显清瘦。乌发松松地蓬在脑后,衬得颈部更加白皙纤长,优雅又脆弱,轻易便能激起男人心底的保护欲和占有欲。

    她的容貌空灵飘逸,五官仿佛遮罩了纱雾一般,分明在近处看,却不大看得分明——好像每一眼之间的美丽都是变幻的,捉摸不定的。

    而她自己,对这份美丽根本无知无觉。

    幽盈月瞪大了眼睛,妒火冲上脑门。

    正要发作,却见桑远远皱着眉,开始撸起云袖挠胳膊,动作很是有几分粗鲁。

    那里被叮了个包,痒了她一整天了。植物人被蚊子咬,当真是人间惨剧。

    挠完胳膊,她又抻着脖颈去够脚踝,结果气力不支,一头栽向云床之下。

    幽盈月可没那么滥好心去扶,她闪到一旁,幸灾乐祸地等着看桑远远摔跤。

    桑远远拽住了鲛纱帐,险险没跌下床。帐顶玉铃叮当作响,其中一只被扯落在地,摔成两半,散发出若有似无的青色微光。

    “你,你何时见过……王兄?”大橘猫又怂又好奇地问。

    桑远远头也不抬:“没见过。”

    大橘猫登时炸毛:“没见过?你敢骗我?!”

    桑远远瞥她一眼,无比淡定:“神交。”

    幽盈月:“……”

    她再一次觉得寑殿中的空气不够用。

    平复了心绪之后,幽盈月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反正王兄都已知道了。你,不许在韩郎面前提到我,这一切与我无关,听见了没有!见到韩郎,你必须立刻告诉他你喜欢王兄,一刻都不许耽搁!”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 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