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fa8 酸臭气味扑面而至,一不留神,就有污浊不堪的东西沾染上指尖 - 牛凑网
推广 热搜: 智能流水线  混凝土搅拌站  皮带流水线  带式输送机  皮带线  皮带输送线  气动吊梁  皮带生产线  流水线设计流水线升级  皮带输送机 

酸臭气味扑面而至,一不留神,就有污浊不堪的东西沾染上指尖

   日期:2020-07-06     浏览: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苏沫一时哭笑不得。莫蔚清听她在电话里提到孩子,忍不住打听她家里的情况。苏沫一一说了,言语平淡,只避开了前夫因出轨导致婚
  &苍产蝉辫;苏沫一时哭笑不得。

    莫蔚清听她在电话里提到孩子,忍不住打听她家里的情况。苏沫一一说了,言语平淡,只避开了前夫因出轨导致婚变的话题。莫蔚清却是一副再明白不过的表情,幽幽叹了一声:“天下乌鸦一般黑,人性都是共通的。”

    苏沫没答话,埋头擦地。

    她从未见过这家的男主人,莫蔚清的公寓里也没有婚纱照,只有她的一张单人黑白艺术照片挂在客厅,很大一幅,占据半面墙壁,照片里的女人比现在更加年轻漂亮,身段好,眼神清澈。

    苏沫推测莫蔚清是某个有钱人的二房,接触越多越发肯定这个结论,虽因为过往的经历,她对小三二奶之流有种本能的排斥甚至厌恶,但是现在却不愿和钱作对。何况莫蔚清出手大方,说话直接却不失和气,苏沫渐渐地对她讨厌不起来,所以苏沫开始讨厌自己。

    直到一天周末,莫蔚清照常上网,苏沫准备午饭,一切如常,忽听外间有人掏钥匙开门。

    莫蔚清立刻抬起头,一动不动的拿眼盯着大门。

    随后门被砰的一声推开。

    苏沫吓了一跳,赶紧打厨房里出来。

    门口堵着两男人,一个搀着另一个,被搀着的那个显然是喝多了,步伐踉跄。苏沫站在跟前不知所措,她扭头看了看莫蔚清,后者却是安坐在上发上笑眯眯的打量那两人,半响才柔声开口:“这一大早的,怎么就喝成这样了。”

    半醉的男人瞟了莫蔚清一眼,却扭头对同伴嘟囔:“让你别把我往这儿送,我就知道她没好话。”

    莫蔚清一点没在意,招呼苏沫:“你去扶扶。”

    苏沫在围裙上抹净了手,过去扶那男人的另一只胳膊。男人睁着微醺的眼瞄着她,毫不客气地将一半重量压在她肩上,忽而侧头在她近旁嗅嗅,说了句:“好像是回锅牛肉的味道。我不爱吃这菜,腻味。去,给弄点清粥和醋泡大蒜来。”

    这男人身材高大,说话间酒味热气喷在她脖颈间。苏沫很是吃力,现在听他的言行里像是有戏弄的意思,躲也躲不开,脸颊顿时通红,额上的汗也滴滴落下,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    莫蔚清只在一旁瞧着,嘴角微微一抿,略噙着笑意,神色平常,苏沫却隐隐听见她低哼一声,又像是没有。

    倒是男人的同伴帮了句腔,说:“别介意,他喝多了就这样。”

    苏沫心里好过了些,稍稍移开身子,侧头对那人礼貌性的笑笑,又忍不住瞧了他两眼,这仔细一看就觉得那人眼熟。苏沫不觉又愣了一回,那人却极其平淡的移开视线,幽深的眼仁,依然如不能见底的河里暗礁。

    苏沫忽然想起来,心跳竟似快了数拍。

    半醉的男人倒进沙发里靠着,莫蔚清拧了块湿毛巾贴过去帮他抹脸,那人神情享受,过了一会睁开眼,冲着苏沫一仰下巴颏:“去,把门口的鞋擦擦,”而后又对莫蔚清说,“请的什么人,没点眼力劲。”

    莫蔚清懒洋洋地一笑:“我相人的眼光一直都不怎么样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   男人跟着笑起来,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颏儿,末了想起什么,连忙招呼他的同伴这边来坐。

    谁知那人早已转身走去门口,笑着说:“假模假样的,用不着跟我客气,不妨碍你们两公婆团聚。”

    他说话的当口,苏沫正蹲在地上给人擦鞋,鞋尖上溅满了呕吐的污迹,酸臭气味扑面而至,一不留神,就有污浊不堪的东西沾染上指尖。苏沫一阵反胃,强抑着干呕的*,闷头闷脑地继续擦拭。眼前,看见那人的脚迈出门去,笔挺的西裤,乌黑锃亮的皮鞋一晃而过。

    直到脚步声渐远,汽车发动的马达声响起,她始终未曾抬起头来。

    然而她却忍不住幻想,如同上次的回眸一瞥再次发生过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东流影院  |  搁厂厂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 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