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皮带流水线  皮带线  皮带输送线  皮带生产线  皮带输送机  带式输送机 

吩咐身后的彩宁,把端着的东西给我,也自去睡上一觉再来

   日期:2020-03-16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我的计划是简单到近乎幼稚的,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要如何阻挡滚滚而来的命运和历史的车轮,就请,容我试一试吧。    趁胤祥去
  我的计划是简单到近乎幼稚的,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要如何阻挡滚滚而来的命运和历史的车轮,就请,容我试一试吧。
  
  趁胤祥去帮我找果脯的机会,将早准备好的泻药仔细的融在他的药碗中,事前去药铺咨询过,这种泻药不会同其他的中药起不良的反映,我所希望的真的很简单,胤祥病倒就不必随扈了,那样,一废太子的劫数,说不定他就可以躲过。
  胤祥回来的时候,我安稳的端着自己的药碗,等待他一起用药。
  “果脯拿回来了,一会喝完药就能马上吃。”他照旧笑着,端了果脯坐在我身边。
  “你也要吃药,你先吃,我看着。”我笑着说,眼睛却一刻也没有从他的药碗上挪开。
  胤祥笑了笑,他从来不会对我的要求说不,自然这次也不例外。
  “爷!”门外,德安的声音却忽然不高不低的传了进来。
  我的脸几乎在同一刻沉了下来,我不相信德安,特别是在这个时候,于是我说:“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回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德安的声音低了几分,却隐含着一种坚持。
  “我去瞧瞧,你乖乖的吃药,睡一会,发发汗热才会退。” 胤祥大口将手中的药饮下,又看着我喝过药躺好,帮我掖了掖被角才缓缓站起来。
  最近睡得总是不好,有时也未免要笑自己太痴了,只是,我真的不知道,自己究竟能够为胤祥做些什么,才能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,少受些苦楚。辗转中,不知是不是药物起了作用,竟自睡着了。
  一觉醒来,天早就黑透了,帐子外透着隐隐的烛光,见我起身,彩宁连忙拨亮了烛光,取了衣衫来帮我披上。
  “什么时辰了,爷呢?”我问她,睡的时间该是不短了,不知道泻药有没有发生效力。
  “回福晋,已经快四更天了,爷昨晚在外面议事回来,身子就有些不舒服,只是不叫传太医,又怕打扰了福晋休息,就在书房歇下了。”
  “糊涂东西,爷马上要随圣驾出京了,身子不舒服怎么能不传太医,德安是干什么吃的?”说话间,我已经穿好了衣衫,走到了门口。
  “福晋,您刚刚发了汗,这会出去怎么使得?”彩宁却拦在面前。
  “我又不是纸糊的,怎么使不得,快点提个灯笼去。”我板起脸来命她,彩宁无法,也只得提了盏琉璃灯笼,在前面照路。
  胤祥的书房此刻却是灯火通明,东哥和德安里外进出的忙活着,远远见了我,都忙收住了脚过来请安。
  “爷怎么了?”我问。
  “回福晋,爷原不叫奴才回的,怕您惦记着,从傍晚回来,爷就开始发热,到了这会,却是泻了几次,又不肯叫请太医,要怎么办,还请您示下?”东哥回话的声音里,已然隐了哭音,他是打小跟着胤祥的,知道胤祥身子一贯是好,很少有这等情况出现。
  “这么严重?”我一愣,胤祥会发热是我始料不及的,只是折腾了这半夜,竟没去请大夫,一想到此,也未免火大。“德安,我看你是越发的会当差了,爷病得这么厉害,东哥不知道轻重,你也不知道吗?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去找大夫。”
  一夜再无眠,太医来看过之后,终究也没说出什么来,只是说外感风寒,多加静养就是了,开了方子,抓好药,待端到胤祥面前,天已经是亮了。
  明天就是康熙出巡的日子,胤祥卧床不起,自然是不能随扈了,不到中午,宫里的旨意便传了出来,叫在家静养。我心中暗喜,竟忘了自己也在病中了,想到胤祥因为吃了我的泻药的缘故,昨夜一直不肯让我待在身边,不免好笑,这会担心的事情总算过去了,也该熬点粥,给他补一补才好。
  这好像还是这许多年来,我第一次动手煮东西,依稀记得从前母亲说,贪吃的人一般在做饭上都很有天赋,我想这话满适用在我身上的,普通的菜肴,吃过一两次后,就能做得似模似样,应该算是很有天赋吧?其实什么天赋不天赋,别人怎么说其实都不重要,只要待会胤祥说好就行了。
  厨房里的材料自然是齐全得很,我熬了微甜的八宝粥,想了想,决定再拌一个久违的小菜酸辣黄瓜片,黄瓜要去皮切成薄片,这个工程对我来说颇为浩大,彩宁见了我拿刀的手法,几次忍不住要来替换,都被我拒绝了,第一次做饭给自己的丈夫吃,感觉真是挺奇妙的,有一丝丝的幸福,在心中融化开。
  黄瓜切好后,加入蒜片、辣椒丝,用盐少少的腌上一会,加些糖、醋、麻油,也就完成了,大概是我动作太不纯熟吧,酸辣黄瓜片弄好的时候,八宝粥也熟透了,叫彩宁端了,我欢欢喜喜的走在前面,准备去胤祥那里献宝。
  书房的门口此时却不见了围绕的下人,进院前,只瞧见德安的影子一晃,想来折腾了一夜,也都熬不住去睡了吧,我微微摇摇头,吩咐身后的彩宁,把端着的东西给我,也自去睡上一觉再来。
  “胤祥,猜我给你端了什么来?”两只手都忙着,站在书房门口想了片刻,我决定还是用最直接的方法进去,反正也是自己家,不用太拘束了,先在外面这么大声一说,全当通报过了,然后起脚,把门踹开了事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东流影院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