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皮带流水线  皮带线  皮带输送线  皮带生产线  皮带输送机  带式输送机 

三种原因,无论是那一种,对我而言,都是一种危险

   日期:2020-03-16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送走胤祯,自府门到花厅的一小段路,感觉上,走了好久,心里乱糟糟的成了一片,一时竟理不出滋味来。  狂饮的结果,自然是胤祥
 送走胤祯,自府门到花厅的一小段路,感觉上,走了好久,心里乱糟糟的成了一片,一时竟理不出滋味来。
  狂饮的结果,自然是胤祥和胤祯都大醉了,作为主人,我一边吩咐东哥带几个人好生扶了胤祥回房去休息,一边命德安叫几个人来,准备送胤祯上车回去。
  没有什么人比一个酒鬼更难缠了,府里的两个小厮被胤祯推得东倒西歪,好容易快到门口了,听得我吩咐去看看十四爷的车准备好了没的话,便一道烟似的跑了出去。
  看来回头要好好给他们上一课才是,这样的小事,怎么需要两个人做?只是眼前,我却要应付一个醉得有些神志不清的人。
  “小心点!”眼见胤祯脚下一绊,人歪斜的向前倾去,我赶紧伸手去扶,结果胤祯只是晃了几晃,我松了口气,准备收手时,才发觉,他的手,在同时,已经牢牢的握住了我的手。
  “十四爷”,我挣扎了几下,结果却让他握得更加的紧了,我有些疑惑的抬头,却听他的声音很轻声的说着:
  “你本该是我的,是我先遇到你的,婉然,你本该是我的!”
  “十四弟,你醉了,还是先回去吧。”我一惊,加重了声音提醒他,如今,已经是不同了。
  “醉?我醉了吗?没有,我没有比这时更清醒过。婉然,额娘明明答应过我的,她答应过我的,为什么要骗我?她从来没有骗过我,她答应过我,为什么你还是来了这里,你不该在这里的……”
  “胤祯!”我用力争脱开他的钳制,大约是实在醉了,他被我推得退了几步,几乎跌倒,我仍旧扶住他,只是这次却很用力,指尖几乎掐进他的手臂中,其实我是该掐自己的,因为他的话,让我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急速的上涌着,德妃,德妃答应过胤祯什么?为什么胤祯要这样说?
  只是我实在腾不出手掐一把自己,来压制心里翻腾的突如其来的恐惧,只好委屈他了。
  痛,唤回了他的部分神志,在脚步声靠近过来时,我松开手,他已然能够稳稳的站立了,眼睛红红的,不过刚刚的迷离却淡去了不少。
  来的人是德安,见我和胤祯并立在小路上,却也并不多看,只是弓身说:“福晋,十四爷的车已经备好了。”
  “那你带人送送十四爷吧,天黑了,给马车多备盏灯笼,再告诉跟十四爷的人一声,叫他们路上慢些走,小心些。”我看了眼胤祯,“我就不远送十四弟了,您慢走。”
  胤祯一笑,那笑容却有些飘忽,甚至有些嘲讽或是自嘲吧,“多谢了,”他说“十三嫂!”
  “慢走!”我退了一步,德安在前面提着灯笼带路,胤祯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:“有些人,永远在这里。”经过之时,他很轻的说,同时手轻轻按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。
  我无语,刚刚身边服侍的人都打发去照顾胤祥了,此时才注意到,在月光下,闪着银色光芒的小路上,此时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  伴着风阵阵吹过,四周树影婆娑,恍惚间,熟悉而又陌生,脚步也不由得放慢了。
  胤祯的话,如同飓风吹过平静的海面,掀起了风浪,女人总有这样的直觉,当危险将要到来的时候。
 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,不过我也多少可以猜得出大概,胤祯为了我曾经求过德妃,而德妃也答应了自己的儿子。
  不过我嫁的人依然是胤祥,那么原因无外乎是几种,一是德妃本来就没准备为了儿子向康熙开口要我;二是她想要开口,只是康熙指婚的旨意已经下了;第三就是康熙没有答应她的请求。
  总觉得,这三种原因,无论是那一种,对我而言,都是一种危险。见德妃的次数虽然多,不过真正面对面的机会却少,只是几次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她不喜欢我,不,已经不是不喜欢了,甚至可以说,她讨厌我,不想我出现在她的面前,如今怎么料到,还有这样的事情出现呢?
  想着这些让人烦恼的事情,脚下却并不停留,几乎是习惯的,没经过花厅,便直接回到卧室。
  推开房门,等待我的,是一室如水银般的月光,宁静而清幽,没有一点声息的寂静,让人有了些冷的感觉。
  进了十三阿哥府之后,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清冷的夜,每天,因为胤祥要读书,要写奏章,要处理各种事物,到了晚上,总要早早的叫人点了灯给他照明。
  跳跃的灯火,冒着热气的清茶,还有灯下他暖暖的笑容,构成了我的每一个夜晚。
  这才发觉,我竟然从来就没有想过,有一天,失去了这样的夜晚,却该如何自处。
  我太有把握了吧,我不会失去胤祥,无论走到哪里,他总会站在我触目可及的地方,只是,如今夜般,他忽然不见了,我才知道,自己,竟在恐惧。
  退出房门,急步走向他的书房,推门,也是黑暗,心里的恐惧便又扩大了一份,胡乱的关上门,便走去另一个他可能停留的地方,结果,依旧是黑暗。
  一直觉得这座阿哥府面积不大,房间不多,却没想到,要走上一遭,竟也如此耗时,只是,竟一直没找到胤祥。
  “福晋,可找到您了!”有些迷茫间,一个熟悉的声音奔了过来,凝神看时,却是服侍我的丫头彩宁,“爷呢?”我有些急切的问,“去了那里,怎么找不到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东流影院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